起名字好难

是你(六)

我的第一次献给我的cp。

磕cp令我快乐。

祝我的神仙cp早日修成正果。





后记


--岚岚,行李都拿到了,我们走吧。

--好。


成都双流机场的国内到达大厅里人头攒动,吴爸爸和吴妈妈站在人群的最前排,在刚刚抵达的旅客中搜寻熟悉的身影。

--爸,妈!我回来了!

吴谨言一眼看到了人群中的父母,快步走上前抱住了两人。

吴爸爸、吴妈妈激动非常,把宝贝女儿上下打量一番,吴妈妈心疼的说:言言,你都瘦了,你怎么搞的,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妈妈好心疼你。

--妈,我每天都有好好吃饭,您就放心吧。爸妈,你们看,谁来了。

--叔叔阿姨好,我是秦岚。

秦岚红着脸,微笑着说。

--好,好,我们听言言说啦,你们两个好好的啊,只要你们两个人,互相尊重,互相扶持,我们不仅没有意见,还会支持你们到底!

--小岚啊,你放心,言言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或者她惹你生气了,你就告诉我和她妈妈,我们肯定向着你的,你放心,哈哈哈。


秦岚转头看了一眼正对着自己傻笑的吴谨言,连忙说

--叔叔阿姨,她不会!


是你(五)

吴谨言曾经无数次在脑中幻想过会在什么情境下向秦岚求婚。只是她从未料到秦岚今天会突然生出这个问题。


她该怎么回答?


第一反应当然是无限肯定——是!你就是!你就是我想要相守一生的那个人!除了你之外没有第二个人!


但是吴谨言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淘汰了这个过分直白、缺少浪漫和诚意,也没有感情递进的不足以表达她内心奔腾澎湃情感的答案。


那么有什么更好的回答呢?

快想想啊,吴谨言,你快想啊,拜托不要关键时刻掉链子啊喂!

吴谨言感觉周身的血液都冲上大脑,她能听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


时间仿佛停滞了。吴谨言觉得自己手心冒汗。秦岚还在等她的回答。她看着秦岚的眼睛:她的睫毛真好看啊,眼睛真美,她好漂亮啊,我好爱她。。。。。


最后,当秦岚皱着眉,噘着嘴眼看要生气的时候,吴谨言终于闷闷地说


--一直以来,我欣赏的,倾慕的,依恋的都是你,我对你的感情不单单是喜欢或者爱,更多地是相信、是信仰,是坚定和踏实。


吴谨言握住秦岚的手说:

--我,吴谨言,这辈子,只想和秦岚,在一起。

下一秒钟,秦岚已经红了眼眶。




开车返回秦岚家楼下已是晚饭时分。节日的焰火在空中绽放,小外甥跳着跑下了车,招呼着漂亮的谨言姐姐一起到家里做客。吴谨言看着男孩小小的背影消失在转角,转过头宠溺地看着秦岚说

--快去吧,家里人都等着你吃团圆饭呢。我明天的飞机回成都,很快就回来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记得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还有,不要太想我哦。


秦岚眨巴眨巴眼睛,浅浅的一笑。

--走吧,跟我去见爸妈和姥姥、姨妈他们。

正巧有烟花在此时炸响,吴谨言有些懵:

--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跟我回家!


吴谨言有些难以置信,瞪大眼睛看着秦岚。秦岚的脸在漫天烟火映衬下格外好看,她牵起吴谨言的手,走向那扇大门,按响了门铃。

在绚烂的烟火中,门开了,俩人走进房门,融入到一片祥和中。


这一天是中国农历除夕。吴谨言和秦岚的Ins上先后更新了内容:

--新的一年,请多指教。配图又重新放上了那张夕阳中的剪影。

--感恩,我的心。要一直一直走下去哦。配图是烟花绚烂的夜空。


是你(四)

Ins上的照片删除了。秦岚心下有一些失落。


下午时分,表妹带着4岁的小外甥来参加聚会。虽然只在每年春节的家庭聚会上见一面,但秦岚很喜欢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外甥。小外甥皮得很,一会拉着秦岚到客厅里玩遥控汽车,一会又缠着秦岚讲故事,一会功夫就把秦岚折腾的筋疲力尽。秦岚无奈只得向吴谨言求助。


--言言,help

--怎么啦?

--我表妹的儿子,太淘气了,我已经没办法了,你能不能帮帮我?

--这样啊,好,我带你们去个地方。


吴谨言驱车带着秦岚和小外甥到了一处室内滑冰场,小外甥一见冰场立刻欢呼雀跃起来,迫不及待的要上冰。

吴谨言蹲下身子,拉着男孩的小手说

--你确定要玩么?会摔跤的哦,会摔得很疼的,而且你要自己爬起来才可以哦。


小男孩儿看着这个严肃的漂亮姐姐,认真的想了想。

--嗯,我确定我不怕疼,我是个大孩子了,我证明给你看。


秦岚在一旁看着,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智远没有一个四岁大的孩子成熟。

三个人上了冰,小外甥果然是一步三晃,站都站不稳,稍微一动就摔个屁墩。秦岚总是要上前扶他起来,却每每被吴谨言拦住


--他是个大孩子了,可以自己爬起来的。

--可是。。。。

--岚岚阿姨,我长大了,我可以自己爬起来的。


一次两次三次,到后来,秦岚已经记不清小外甥摔倒又爬起来多少次,只记得最后他在吴谨言的指导下已经可以稳稳地站立并能向前滑行,这对于第一次滑冰的小朋友来说真的是很大的成就了。


回家的路上小外甥睡着了。吴谨言在默默开着车。暖风徐徐吹着,一如秦岚此时的心情,既温暖、沉静又有些慵懒。

秦岚忽然希望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她可以一直一直和谨言在一起,也许将来她们两个还可以拥有一个孩子!

她和谨言一起的这一年里,充满了无数的惊喜、幸运和满满的幸福。这份爱情带给她的不仅是甜蜜,尊重和包容,更有惺惺相惜、相互扶持。谨言之于她,是背后默默地守护与支持,是无尽地关怀与体贴,更是理解、懂得、默契,是灵魂的交融。


那么她之于谨言呢?


秦岚忽然转过头看着吴谨言。

专注开车的吴谨言被秦岚的忽然凝视吓了一跳。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么看着我?

--。。。。。。

--嗯?怎么不说话,我好像,没做错什么吧。。。。

--吴谨言!

--啊?怎么了?


秦岚突然叫全名,吴谨言有点慌,赶忙把车靠边停下,转过身子看着秦岚。

--吴谨言,我有一个问题问你,请你严肃地回答我。

秦岚微蹙着眉头,轻轻抿了下嘴,一字一顿地说:

--我是你想要相守一生的那个人么?


是你(三)

今天把它更完。谢谢大家支持




看着秦岚乖乖把蔬菜吃完,吴谨言感到非常满意。

--快回去吧,很晚了。

--你不是想我了吗,我多陪你一会。

--等下回去晚了阿姨他们又要问了。

--......哎。秦岚轻叹一声。

虽然挚爱就在身边,但吴谨言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慌,她不敢多想,怕自己越想越慌张。

--……岚岚,我这次准备回家过年,去陪陪我爸妈,可能得正月初八再回来。

--哦...好,是应该多陪陪叔叔阿姨,你这么忙,都没时间见他们,不用担心我,我哪都不去,就在家陪父母过年。记得给我带好吃的回来哦。

秦岚绽放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好!等我回来。


不用开工的日子很悠闲,但又让秦岚有些乱了方寸,她早早醒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索性翻看起在红海度假的照片。

这趟旅行全程由吴谨言安排,从签证,机票,酒店,到游玩攻略全部安排的妥妥贴贴,秦岚无数次感慨吴谨言的细心和周到远胜自己,也令秦岚暗自窃喜自己捡到吴谨言这个宝。


纤长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上一张张照片逐一闪现,她想挑选一张放在社交媒体上,用来给粉丝送上春节祝福,可是挑来挑去都没有适合的,因为几乎每一张都是她和吴谨言的合影,要么是吴谨言嘟着嘴巴要亲她,要么是她从背后环抱住吴谨言的腰,再不然就是两个人十指相扣一起漫步沙滩。秦岚不由得想到,万一哪天手机丢了,那麻烦可大了。


正想着,忽然收到Ins的推送,吴谨言刚刚更新了Ins。秦岚点开一看,发现吴谨言发了简短的几个字:新的一年,请多指教。配图是一个穿着长裙带着草帽的女子站在夕阳中的剪影,这女子身姿婀娜,乍一看像吴谨言,仔细一看又分明是秦岚自己。


秦岚忽然想到,那天是她穿着谨言送她的长裙,光着脚在沙滩上追逐浪花,但她却不知道吴谨言是什么时候偷偷拍下了她在夕阳中的剪影。秦岚想着,不觉又红了脸。


这个吴谨言,偷拍我就算了,还要发到ins上去,如果被人发现是我,那不是给她找麻烦嘛。

很快,粉丝的评论陆续出现了。


--吴谨言身材好好啊!

--谨言去度假了??这是哪里啊?

--这是吴谨言,?我怎么看着像秦岚?

--越看越像秦岚,果然想爱的人都是相似的,呕。

“坏了!”秦岚心下一惊,“不行,我得让她赶紧删掉这照片。”



--言言,在么?

--在啊,我的岚,怎么啦?

--哼,我看到你发在Ins上的照片了,你什么时候偷拍的我?嗯?快老实交代!

--哈哈,怎么样,好看吗?不过呢,我觉得拍得再好也不及你的万分之一。

--你少奉承我。

--我说真的。

--。。。。。可是,你看到粉丝的评论了吗,我觉得会对你影响不好,要不,要不你把照片删了吧?

--。。。。。。

--言言?

--你真的希望我删掉么?

--呃

--没关系,那我把它删了好了。

--。。。嗯,言言。。。

--怎么啦?

--。。。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谢你总是这么包容我,迁就我,其实我真的。。。

--岚,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不希望你给自己太大压力。不过你要记得。

--记得什么?

--我爱你。


是你(二)

    收到吴谨言发来的火锅照片和她“你都不陪人家吃!”的责怪的时候秦岚正被大姨和三姨苦口婆心地劝说女孩子应该早点结婚生子。她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打小最疼她的姥姥,可姥姥全然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摸起一张麻将牌,看了看又打出去“小鸡一只”。


    秦岚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赶忙咳嗽俩声然后坐到姥姥身边撒娇说:哎呀,姥姥,您看我姨她们呀,我难得回来就听她们叨叨我了,您快帮帮我呀……


    --哼,你呀,你就该多听听她们唠叨你。你从前是怎么跟我说的?五年前,我问你什么时候结婚,你说快了快了,四年前,我问你有没有男朋友,你说有了有了,三年前,我问你要不要考虑相亲,你说可以可以,两年前,我问你是不是真不打算结婚了,你说打算打算。一年前,我也不问你了,结果你突然跟我说你谈恋爱了!好啊,谈啊,我们全家举双手双脚赞成啊!可你倒是把人领回家来看看啊,是谁家的小伙子啊?人怎么样啊,家庭环境怎么样,在哪儿工作啊,长什么样啊,这些我们一概都不知道啊,我怎么问你都不说,就告诉我说先处着,等以后再说,可你这恋爱都谈了一年了,怎么都可以把人领回来给我们看看了吧?你打算拖到什么时候啊?


     姥姥连珠炮似的发问让秦岚无法招架。她越发恼火自己一年前怎么会酒后失言,搞得自己现在如此狼狈。


--算了,妈,节后我再给她介绍一个,您别生气了。

关键时刻还得亲妈救场。秦岚感激地看了妈妈一眼,起身回自己房间。


--言言,你在干嘛呢?我又被家人唠叨了,真想你呀。

--言言你的火锅好吃吗?我晚上气的都没吃饭,好想吃你做的火锅啊。

--喂,你怎么回事,都不回我微信!我要生气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吴谨言还是没有回复,正当秦岚正要声讨这个挨千刀的时候,手机忽然亮了起来,是吴谨言的来电。


--岚岚!

......秦岚气鼓鼓地翻了个白眼,没有答话。

--岚岚,你在听吗?

--嗯......

--哈哈,你猜我在哪?

--在哪?你不是在家吃火锅吗,还发照片馋我,你真的很过分耶!

--哈哈,我在你家楼下,你快下来,我给你带了我做的火锅!

秦岚可以想象听筒那头的吴谨言此时笑的像个智障。

--啊,你这,你大老远跑来会感冒的!你等着我马上来!

秦岚抓起外套就要冲出房门,忽然转身又拿起一件大衣,然后头也不回地对客厅里的一众家人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看到秦岚走过来,吴谨言替秦岚打开副驾驶的门,笑着看她坐上来。

--有没有想我?

--这才刚分开几个小时啊,我的祖宗,而且我那么忙,哪有时间想你。秦岚轻轻捋了捋头发,笑着说。

--可是我想你了。

吴谨言认真的望向秦岚的眼底,轻声说道。

秦岚最受不了吴谨言突然的告白,每次都搞得她心潮澎湃,她说不清究竟是难为情,是激动还是期待。

--哈哈哈哈,你脸红了!

--我没有!你胡说!

--真的!不信你自己照镜子。

--你怎么这么讨厌,总是招惹我。

--哈哈哈,我带了好吃的给你,喏。

吴谨言从后排座椅提起一兜子食物送到秦岚怀里。

--有藕片,山药,木耳,生菜,青笋,宽粉

--肉呢?

--没有肉

--为什么??

--多吃蔬菜健康。

--你少来!我要吃肉!

--哈哈,那你吃我好了。

--.....你没有肉好吃.....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吴谨言把手伸向秦岚的肋间,秦岚慌忙躲避,两个人嬉笑着四手交缠在一起。


是你(一)

    隆冬时节的北京,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节日气氛。从机场VIP通道出来,秦岚边走向保姆车边给吴谨言发着微信:乖啦,这事急不来的,我再想想怎么跟爸妈说。你回家记得多喝白开水,这几天玩得太疯,别感冒了。

    收起手机坐上车子,秦岚望向窗外,不由得想起一周前的一幕。


  --岚岚你快点,我们这次难得一起出来度假,一定要好好放松放松,我早就听说红海是度假胜地,特意拖了朋友帮忙我们才能定到这间酒店,等下我们放好行李就去潜水!

    吴谨言兴奋地拉着秦岚往房间走,脸上全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秦岚任她拖着手边呵呵笑着边说:哎呀妈呀我的小猴儿,你能不能淡定点,别老上蹿下跳的。

    甫一进房间,吴谨言就打开行李箱,把潜水的一应装备一股脑倒在地上,一边指着一边碎碎念着:你的脚蹼,我的泳镜,你的泳衣,啊,对了,还有你的裙子,你的草帽,你的墨镜,岚岚,我们等下去租潜水服和氧气瓶!

    秦岚正站在窗边拍摄窗外的椰风树影,忙说:好,好,都听你.........话音未落,微信视频通话声音响起,秦岚一看是妈妈打来的,赶忙示意吴谨言,吴谨言哦了一声,随后低下头继续整理散落在地行李。


    --妈,嗯嗯,我刚到酒店,这边特别美,啊?和朋友啊,不,不是刘芸,哈哈,不是不是,您别瞎猜了,哎呀,我晚点给您打回去哈。

    吴谨言没有抬头,她不用抬头也能想象出秦岚一边偷瞄她一边敷衍妈妈的表情。是啊,她是怕我多想吧。

--言言,我们出去转转吧?

--好!


--岚姐,到家了。

--谢谢大刘,马上过年了,这是我从国外带的小礼物,祝您春节快乐!

秦岚双手捧着一个精致包装的礼物递到她的司机面前。

--岚姐,您太客气了,年终红包已经很大了,就不要再破费了,您这样我们真的不好意思啊!大刘赶忙说:而且您这一年到头全世界各地到处跑,应该多心疼心疼自己,也多留点时间陪陪家人,前天我送叔叔阿姨去体检,他们还惦记着你,让我劝劝你不要太拼了,您快回家陪陪他们吧!

--是啊,我确实应该多想想父母,多陪陪他们啦……


    目送大刘离开,秦岚调整了一下情绪,推开门迎接扑面而来的关心,问候和无法名状的压力。


    吴谨言第一时间看到了秦岚的微信,但她没有第一时间回复,确切的说是不知道如何回复。

她太爱她,爱到想要全面占领她的一切,爱到想要光明正大地与她站在一起,但也是因为太爱她,她害怕自己的爱带给她压力,即便很多时候她这些心思只能自己承担自己化解,她也不愿让自己爱的人担心。


    想着想着吴谨言觉得越发理不出头绪,索性放下手机,系上围裙,亲自下厨给自己做一锅地道的四川火锅。“等会做好了拍个照片发给岚岚,馋馋她。”想到这里,吴谨言不自觉嘴角向上。